Some Thoughts About the Past, the Current, and the Future —— 2020.06.07

谁也没想到今年的上半年会这么神奇,原本的一些计划都因为这次新冠肺炎给扰乱了。

1.9期末考完,寒假开始。

当天晚上就直接坐火车从南京去了武汉,去武汉考驾照(家里有亲戚在武汉这边当教练,所以就在武汉亲戚这边报了名)。

这个驾照本来是19年暑假的事情,但是当时报名稍微晚了那么一点(大概7月中旬不到的样子),到了7.20左右的时候才刚考完科一。有个规定:考完科一需要再过30天才能继续预约考科二。估摸了一下时间,感觉考科二的话差不多都要到8.20了,8.25就开学了,这暑假肯定考不完了,所以干脆就没有去练习科二、科三,直接溜了。

这波寒假再次去武汉考驾照其实挺赶的:预约了1.14的科二、1.19的科三。而我还没怎么碰过车,科二、科三一点都不会。。

只有4天去练习科二,4天再去练习科三。

不过好在教练是亲戚,基本上这4天都是形影不离,一有时间就练车。~~再加上cfter的学习能力似乎都异于常人?~~第二天下午的时候,科二就基本练得差不多了,然后教练带我去爽了一下在大路上练习科三。

结果当然是1.14的科二,拿了100分。

1.15~1.16回了趟老家,有喜宴。(老家离武汉大概只有100km)

1.17中午才再回到武汉。

科三当然也很轻松。

1.19的科三,第一把先挂了(挂在一开始的直线行驶上???科三考试果然跟平时练习不太一样啊),然后第二把过了。

早上10点考完出来。12点回到住处。下午15、16点就被教练给带回了老家(教练正好回去有点事)。路上的京港澳高速车还挺多,毕竟过年。望着窗外的车流,想必大家肯定都和我差不多都是赶着要回到最初生活的那个地方的吧。

打算年后继续整完科四。


虽然在12月份的时候,在Twitter上有所听闻到武汉似乎有肺炎。但1.9~1.19在武汉待得那段时间里,只是感觉大家都像平时一样生活着,并无风暴即将来临前的那种慌乱感?所以那段时间里,心里就默认着这个肺炎的事已经结束了,并没有什么防备。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1.22,肺炎的事情就惊动最上面那个人,那个人亲自发话了。。

1.24武汉就封城了。

woc?我tm可是1.9~1.19在武汉呆过的啊。

有点小紧张。

不过看到官方的数据里,居然有能康复的?

那看来问题并不是很大。

但还是很担心自己患上了,会传给家里的人。

1.24之后,基本就不让出门了。春节各种走亲戚的操作也都没了。

不过也好,天天走什么亲戚啊。呆在家里,躺在床上,偷偷学习不好么?

可能这次肺炎对那些需要外出干事的人影响挺大的,只能天天呆在家里。不过对于像我这种不太喜欢出去的,可真是太好了。

在此期间,把原本计划在大二上学期要看完的An Introduction to Mathematical Cryptography给补完了。主要去学了一下lattice,把一道当初没做出来的NTURE给整出来了。然后还花了几天的时间研究了一下GGH,又花了几天的时间去出了一道GGH,有5个人做出来了,tql。然后又去研究了一下针对DSA的lattice attack(比较喜欢这种比较贴近现实的cryptanalysis),又出了一道NHP,这次有17支队伍做出来了,tttqqqlll。又顺手给VN招新赛给了几道简单题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出的这几题都没给出题钱,换句话说就是被白嫖了。

嗯,这段时间学了点东西,认识到了一些师傅。可惜的是老家的网不太行,饭菜也不太合胃口。

2.17开学了,远程上课。没事,天天旷课。

下午1、2点起床,凌晨4、5点睡觉变成了常态。


到了3月份,疫情有所好转,形势越来越明朗了。

3.22,在老家呆的差不多了,打算溜了。家里人开车带我回到了苏州。

还是苏州比较舒服啊,300M网速+外卖。

不过先隔离了7天。不过隔不隔离基本不怎么影响我。。反正都是不出门。

3.29隔离结束,尝到了外卖。

又想起了还没考完的驾照,就差一个科四了。

网上搜了一下,发现可以异地考试。ok,去车管所问了下,的确可以,转了。

预约了4.17的科四考试,也是一把直接过。早上考的试,下午就拿证了。一拿证,就直接上驾驶座把车开回家了。

后来在远程实习期间的好几个下午,也开着车出去兜了几下风。很舒服。

这段时间的作息也稍微比较正常了,大概每天早上9点都能起来。


4.13入职的长亭,区块链组。

4月初的时候,几个小伙伴在找实习,想趁着这段空闲时间去锻炼锻炼。正好RRR学长去年暑假在长亭科技的安研干过,所以一波内推,直接把我+zihu4n+皮三宝给骗进了长亭。

回想起当初面试的时候,简直惨不忍睹。。

一共面了3次。

第1次面试,由于简历上的电话由于手速太快填错了,导致面试前10min收不到电话,还以为面试官看我太菜把我给咕了。直到去问了下HR,才发现是我电话填错了,很尴尬。。。可能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

叫我大概简述一下区块链是什么。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字。

叫我大概说一下智能合约怎么交互。忘了,不会。

草。早知道就不跟小伙伴一起下棋了(面试是下午3点面的,在此之前我一直在跟小伙伴下棋,毫无准备)。

大概又聊了下我会什么,能干什么。瞎bb了一会。

然后面试官跟我说,他们这个区块链,主要还是比较底层的公链审计。而不是CTF里面那个智能合约,智能合约只是基于区块链之上的一个比较重要的Application。但他们干的就是针对区块链本身的审计。

然后问我还感兴趣么。我其实还是挺想进的,而且那个时候我的一个比较期望的方向就是:区块链或者密码协议漏洞挖掘。所以表示出了一个还是挺感兴趣的意向。

面完了后,本以为凉凉的。没想到给了几道题,让我去学一学,准备二面。

一周后,二面。这次的准备还是比较充分的,面试过程也比较愉悦,聊了很多东西。个人感觉还可以。

然后就三面了,三面比较水,是安服负责人面的,主要就问了下我对长亭的了解。那肯定是蓝莲花、RWCTF、Tea Delivers啊。

ok,进了。

但是小伙伴们都是一面直接进。wtcl。

然后就是4.13的入职了,由于疫情的特殊原因,先远程实习。

刚入职的那段时间,主要还是去补了一下区块链的一些知识,大致看了下Ethereum的源码

然后就是一个项目,某去中心化交易所平台的审计,这段时间一直在做。


5.16来的北京。

形势越来越好了,所以就计划着想来北京公司现场实习。

看好了房子,就跟着小伙伴们一起来到了北京。

不得不说,这北京的房子是真tmd贵。55m^2,9k/month。2室1厅,三个人住(有一个人睡客厅)。算下来就是每人3k/month。

一个月干下来,差不多工资都交房租了。这就是北漂么???可能以后正式工作的话,不太会来北京这种地方吧。

不过好在长亭不是996,就周一至周五上班。9:30~18:30,灵活工作时间,一般都是睡到9点(租的房子离公司很近,步行5min),然后大概10点不到的时候到公司,下班差不多18:40就溜了。上班还是有挺多时间能摸鱼的。


第一次实习,问题还是挺多的。

代码审计,就天天对着屏幕,看代码。理解逻辑关系,遍历关系线,尝试找会出问题的地方。这就是漏洞挖掘么??跟一开始想象的不太一样啊。找不出洞,就找了两个小问题点,感觉很失败,没输出,有点乏味了。。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去研究的那种。(不过这段时间里也还学到了挺多东西的)

周一至周五,白天时间基本在公司干活。晚上回家也没什么心思再继续了,基本就补补学校里的作业,然后休闲娱乐一下。

周末,就更不太想去学一些东西了,基本就是有比赛就打比赛,没比赛就打游戏。md,不得不说,文明6这游戏真的有毒,一把下来,大半天基本没了。大概能理解那些下班后回家就打游戏的人了,一天工作已经挺累了,打打游戏放松下,没毛病。

挺颓废的,感觉没有当初刚开始的那股动力了。可能已经学到了一定的程度了,不知道该怎么再继续下去了,想干的事情挺多,但又总感觉不能一下子干完所以就不去干。而且现在手头上又有必须得干的:区块链审计,所以就不是很想再分出时间去干别的事。

似乎当初那种想要成为和xxx一样厉害的大佬的那种热情已经不在,可能已经感觉到其实xxx也就这样。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但是这个路也太长了吧?

睡眠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晚上很晚睡(大概2、3、4点),早上9点起,去公司就挺困的,工作效率低下。

周末就更有问题了,直接一睡就睡到下午,然后晚上就睡不着,就出现了我现在已经凌晨5:28了,但还没睡,正在码字的情况。

颓废过后,洗澡的时候却又总能理性起来,心想着不能再这么颓废了,要干些有意义的事情。但第二天就又回到了原本颓废的状态。问题很大。而且另外两个小伙伴似乎也挺颓废的,看着他们颓废,我不知不觉的也不是很想学习。。

没人做饭,基本每顿都点外卖,而且不出门。第一次来北京,其实还是挺想出去玩玩的。

其次,原本计划本科毕业后就直接找工作的,并不想去浪费1年时间考研。现在想想,其实去公司上班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很多自由可能都被限制了;又感觉在学校里搞搞学术研究其实也挺好的,所以又有一种想去考研的想法。而且组里的两个大哥也劝我最好去读研。

有点迷茫。

但还是先干好手头上的事吧。

等实习完了,再说??

天好像快亮了?今天还有些事情要去做,差不多就这样吧。

Load Comments?